被骗5亿多,“葛佬”折戟河南,中国最大葛产业龙头企业遇难!

来源:江西葛佬 2019-01-20 20:40


    传销诈骗、电信诈骗、金融诈骗……当今社会骗术简直泛滥成灾,无孔不入,让善良、忠厚的人频频中招。

    甚至,一些有文化的骗子通过腐蚀官员,以政府信用背书的名义诈骗社会巨额投资,令人更是防不胜防,可怕至极。

    这些遭人痛根的人渣,他们从根底摧毁了人与人之间的诚信体系,制造出中国社会信任危机,是经济健康发展亟需铲除的一颗毒瘤。

    现实版的江西最大葛产业龙头企业“葛佬”遇骗记,催人警醒。

    “北参珍,南葛宝,葛之源,横峰找。”千年以来,葛与横峰人相生相息。

    逢年过节,每当想起要给亲朋好友捎上一些有地方特色的土特产时,很多江西人的脑海里,必定会浮现出一款馈赠佳品:上饶市横峰县的“葛粉”。

    横峰是“中国葛之乡”,相传有1800多年葛种植史,深厚的葛文化在这里源远流长。凭借原材料葛根的天然降火功效,它的罐装葛佬、葛根饮品以及葛根汁饮料等系列产品也不断走上了现代高压人群的餐桌。其味清凉甘甜,唇齿留香,独特的口感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悄然成为一种新的味蕾记忆。

    横峰县的葛产业集约化发展的过时间并不长,但速度可谓高歌猛进。从2000年成立江西横峰葛佬葛产业开发有限公司开始着力经营葛根系列产品。经过十几年精耕细作,当地资源得到了优化,葛根产量连年翻翻,数以千计的农户加入到葛根种植队伍,万亩葛根植基地和葛根农业综合园发展初具规模,伊然成为江西土特产的品牌标杆。

   
“一株葛一斤油,一亩葛一头牛,十亩葛一栋楼,荒地种野葛,穷汉变富哥。”当地流传出这样一句致富顺口溜。农民增收喜颜开,许多种植户年收入过几十万元,百姓脱贫富裕了,也极大地推动了横峰县域经济的发展。

    葛佬也曾是承载了万户葛农的扶贫企业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欣欣向荣的民营企业,却因为前往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发展扩张的一次投资中,陷入他人精心设计的骗局被套用投资款5.36亿元。巨额资金被骗、资链断裂致企业招来灭顶之灾、企业生存危在旦夕。

    昔日势头强劲的“葛佬”公司,一夜之间轰然倒塌,这是横峰县的损失,更是江西省的损失,不免令人扼腕叹息……

     资金断裂 “葛佬”被逼入死亡边缘

    “思想升华的圣地,为正义而战勇往直前。”近日,“葛佬”公司董事长童国雄在中央苏区瑞金学习途中,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发出这样的自我勉励。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创业至今,童国雄创办和经营的企业包括江西省级龙头企业“葛佬”凉茶、江西省四大名酒之一全良液酒业、中华老字号清华婺酒业、上饶市知名房产品牌“立天世纪”等。2010年起,童国雄成立观山月(上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他任董事长开始负责葛根产业整体运营管理。
 


 

    一路怀揣着创业的梦想奔跑,披荆斩棘,童国雄在葛根产业大全获胜,可以说他是上饶商界的一位青年才俊,他先后获得“上饶市十大经济风云人物”“上饶市十大杰出青年”等荣誉。他是国内早期倡导并实践农业综合体经济模式的企业家。

    但这次遇上被骗5个多亿的磨难,显然超过他个人的承受范围。这几年间,40多岁的童国雄整日眉头紧锁、愁容满面,看上去苍老许多。现在的每一天,他都是生活在紧张而又抑郁的状态之中。

    “如果不负责任,我本可以听从朋友的建议将企业申请破产来解困”,但童国雄并没有这么做,为保住横峰这条“根”,他苦苦支撑着,一次次默默擦干心中的血和泪痕,坚持四处奔波维权。他要与骗子斗争到底,将失去的东西如数追偿回来。

    由于“葛佬”集团总部资金断裂,童国雄诉讼缠身,已被法院列为“老赖”,但他没有怨气,他始终相信会有转机的那一天。

    现今的每个夜晚,童国雄都是依靠服用安眠药入眠,但仍不怎么睡得着。闭上眼,上万亩葛根烂在土里;数千名葛农在哭泣;设备商、供应商、批发商上门逼债;葛农、员工上访讨薪……

    一帧帧画面轮番闪过,像恶魔般吞噬着他。

    为做大做强葛产业,2012年9月,童国雄接手江西横峰葛佬葛产业开发有限公司重组新成立了“江西观山月葛业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坐落于横峰县现代农业产业园,占地400亩,并投入资金5.6亿元,打造成农业产业化、三产(种植、加工、观光旅游)融合的示范点。

    观山月葛业公司生产研发葛根系列产品二十多个,共签约了上饶、云南红河、福建、湖南等地葛根种植户达到2000多户,种植面积超过10万亩,在职员工近千名。功夫不负有心人,该公司很快取得了年消耗鲜葛根10万吨,年产值可达40多亿元的辉煌业绩。

    因为企业资金陆续筹集至河南省孟津县投资被诈骗无法收回,从2013年底开始,观山月集团公司就已开始被银行抽贷,在外四处借钱拆借以支撑企业的正常运行。

    2015年初,观山月葛业公司资金极度紧张,经营状况急转直下:公司的设备商和供应商应付款不能按时交付;签单进度款、验收款、余款相继出现支付难题,倒逼着“葛佬”公司及观山月集团旗下所有的实体企业相继停产。

    如今,观山月葛业公司再也无力进购生产材料。生产车间设备停止运转,葛佬产业综合园彻底瘫痪,此时公司只有几十名职员留守,而且已连续欠付半年工资无力支付。

   “葛佬”本是一个极有可能成为江西首个在全国打响的饮料品牌。它缘何瞬间落入今天濒临倒闭的境地?这个问题,对外界来说一直是个谜。
 

 

已经冷冷清清的葛佬工厂

 

    官商勾结 一场史上“最完美”的骗局

    谜底,就来自于一场精心编制的骗局。

    这个骗局,说它是史上“最完美”的骗局并不为过,诈骗者将官员玩弄于股掌之中,毫无破绽地利用了政府的信用背书,让民间投资者毫无防范能力自愿入股,最终将巨额利益据为已有。

    而这个幕后操盘的“空手道”高人就是他——劣迹斑斑的“黄春发”。

    黄春发,何许人也?

    黄春发,福建南安人。早年他以闽商身份入江西樟树、上饶等地发展。2003年9月因他在樟树经营樟厦房地产公司项目时偷税1400万元,2005年在河南被抓获,判刑三年。

    出狱之后,黄春发对其关系网里的企业家们充分调查,最终瞄准上饶知名企业观山月集团,他谙熟观山月集团正处于项目调整期,亟需项目完成战略扩展,于是伺机骗得童国雄的信任。

    黄春发擅长以行贿的套路先搞定官员,然后以政府背书融资的名义轻松让童国雄等人入股并投资5.36亿元。

    黄春发炮制出来的诈骗手法极为高明,可堪称“教科书”版的骗局,此套路就算今天故伎重演,相信仍可骗倒不少投资人。

    黄春发在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实施的这个诈骗事实,大致可以还原为以下六步:

    第一步:谋划之前,黄春发先在发达地区厦门注册空壳公司——厦门合一集团有限公司(厦门对应的是河南省招商的热点地区)。

    第二步:利用行贿等手段,用厦门合一集团公司套取欠发达地区的政府项目,并和孟津县政府签订大型土地一级开发项目。

    第三步:为套用社会投资资金做好准备,在当地重新成立项目公司——洛阳合一空壳公司,骗取政府背书支持。

    第四步:利用优质土地开发项目以及政府信用背书,引诱社会资金投资入股新成立的项目公司。

    第五步:行贿政府官员,偷梁换柱,隐瞒实际投资人,以一面之词与政府签订补充协议将项目落地的开发公司主体偷偷变更为厦门合一集团公司。
 

 

 行贿官员瞒着投资人与政府签订《补充协议》
 

    第六步:抽空社会资金投资人占股的项目公司洛阳合一公司的权益,达到诈骗目的后金蝉脱壳。

    受害人童国雄、徐定榜就是作为社会投资人分别入股了项目落地公司——洛阳合一公司35%和15%的股份,两人先后投资了5.36亿元巨资结果被全部骗得精光。

    2012年6月18日,黄春发以其子黄荣灿、其妹黄宝月名义,利用过桥资金完成注册成立洛阳合一公司,注册资本1.8亿元,利用过桥资金完成虚缴资本3600万,注册成功后马上抽逃所有资金,完成落地公司注册。

    通过特殊行贿手段进一步拿到孟津县发改委的立项批文,确定洛阳合一公司作为孟津县《国际商汇新区项目》9800亩土地一级开发的唯一项目运营公司,为进一步吸收社会投资资金,成功让孟津县政府为他做了信用背书。

    利用优质土地开发项目及政府背书,成功引诱社会投资人童国雄、徐定榜对项目投资(抓住了投资人急迫投资大项目高回报的心态)并向童国雄、徐定榜承诺,洛阳合一公司是《国际商会新区项目》唯一一级开发主体,孟津县政府返还土地出让金等一系列丰厚条件。在童国雄、徐定榜二人实施投资,对于洛阳合一公司进行股权变更时,账户中一分钱都没有,童国雄、徐定榜先后出资5.36亿余元用于孟津县道路改造,办公大楼建设、安置房、管网建设等基础设施的建设。

 
 

 

    在童国雄、徐定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黄春发行贿150万现金+路虎车一台(价值105万)给高维勋(己判刑,行贿在先后担任嵩县副县长、嵩县县委书记、洛阳市人大秘书长、洛阳市人大办公室调研员等职务期间)其指使孟津县某主要领导,与黄春发实际控制的厦门合一集团公司签订补充协议。罔顾《国际商会新区项目》开发资金系洛阳合一公司独立出资事实(黄春发对孟津县政府谎称厦门合一公司已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实际一分钱未投资)。将土地返还款、项目利益通过黄春发掌控的其它关联公司占有。

 

部分判决书
 

    随后,黄春发以欠工程款之名策划非参建民工围堵公司,利用行贿绑架政府个别领导,在2014年1月26日凌晨3点黄春发迫使童国雄的代理人黄海、徐定榜签订《洛阳合一股东自愿终止实施万国商汇项目的决议》,逐步将徐定榜、童国雄排除在项目运行管理、项目收益之外,达到排挤目的。

    为掩盖罪行,黄春发本人又与徐定榜、黄海签订凌驾法律之上的股权置换协议,但置换协议一直未被履行,黄春发通过非法手段将童、徐资金投入后的土地开发回报据为己有。

    需要指出的是,按照孟津县发改委的立项批文,洛阳合一公司才是《国际商汇新区项目》唯一的经营受益主体,孟津县政府返还的土地出让、税收等一切权益均应当归洛阳合一公司所有。

    而且,黄春发活跃在此项目的经济交往活动中,他是合一集团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但却没有在集团公司或项目关联公司注册材料中留下过任何有关他的名字,他早已为今后逃避法律责任做好了准备。

    极擅诡骗 江西民企跨省维权步履维艰

    从互联网上,打开百度搜索,也可以找到黄春发留下的影子。

    黄春发出狱后,以厦门合一集团公司和江西春来集团有限公司两个空壳为幌,进入河南并很快因其出色的社交能力在河南站住脚跟。

    跟进搜索,赫然发现,这段资料中黄春发2003年涉嫌贿赂潜逃的主要贿赂对象是时任江西上饶市委书记余小平。

 
 

    北方网曾援引相关文章称:余小平所以倒下,正是因为黄春发在上饶市开发的江南商贸城项目。

    在北方网那篇文章里就此专门有一段介绍:“江南商贸城的原负责人叫黄春发,在余小平自杀前后失踪。这块土地问题涉案成了传闻中最集中的一点。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知情者说,当年余小平把上饶市3000亩土地,一次性以每亩3万元价格转给黄春发搞开发。上饶市政府内部对此决定也心存疑虑,市里另一位主管城建的副市长与余不平意见相左,但不便明确反对,因此提出要再向上层请示。更高一级的领导此时正在中央党校学习,这位领导在周末飞回江西并召开常委会。会议商定,市政府对此事要谨慎论证。”

    由此可见,黄春发在投机政客上很有一套。

    而在河南省孟津县这个“国际商汇”项目上,再一次证明了黄春发投机政客的能力。事实摆在那:一个2008年才刚从狱中释放出来的人,何以能这么迅速重新崛起?直至2012年,黄春发旗下的“厦门合一”和“春来集团”,其实不过是两家徒有其名的空壳公司。曾有人亲赴厦门调查过合一公司,但在该公司注册地租赁的那家写字楼,本楼保安称根本没见过合一公司的人在那办公。既如此,何以厦门合一公司能顺利在孟津作为项目运营主体,拿下这个220多亿的项目?

    此次如愿套取“万亩商汇”的规划之后,黄春发接下来的“空手套”就是拿规划骗资金。在他的如簧巧舌之下,满怀诚意的合作伙伴拿出数亿的资金注资入股。当土地开发产生收益,所有的收入全部被转移到黄春发个人控制的其他关联公司,而他们合作成立的公司被踢开,纯粹变成了黄的提款机。

    在这场骗局中,从表面看遭受的似乎是入蛊的童国雄、徐定榜等江西客商。其背后,由于这场骗局的设计阴险,实施骗局后的手段毒辣,结果直接导致了多方伤害。

    在土地开发的过程中,黄春发就从地方官员面前的“儒商”,变成了村民面前的“恶霸”。他组织的黑色团伙横行乡里,凡有不接受低价拆迁者,被殴打至残、恐吓、限制人生自由、强拆的不计其数,一张张印着血泪的控诉书经年不断地寄向各级执法机关。
 

 

控告信有厚厚一叠
 

    毫不夸张地说,黄春发,就是二十年来中国“黑色”企业主的一个缩影和典型代表。对上,他钻营领导、腐蚀干部、经营利益圈,成为领导干部“变质”的病毒体,是破坏政治生态的恶细胞。在经济活动中,他刻意隐瞒欺诈,以空手套白狼的功夫自得,据他人之财富为已有,处心积虑地转移巨额资金,是破坏经济生态秩序害群之马。对待基层群众村民,一方面圈养打手,形成了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一方面欺凌弱势,强拆强征,毫不顾及百姓生存,是社会文明生态的恶瘤。

    令人欣慰的是,2018年8月,经观山月葛业公司报案,江西警方对黄春发决定立案侦查。不过,黄春发并不积极配合江西警方的调查。

    黄春发拿着受害人的金钱铺路,在孟津县官场编织下了千丝万缕的关系网。在江西警方的初查阶段,警方依法到孟津县调取证据,孟津方面也不配合工作任务,这给江西警方办案带来严重的阻碍,目前黄春发仍然逍遥法外。

    黄春发有一句口头禅:“我没有钱,但我可以让别人老板的钱都变成我钱,我不是官,但我可以让别的官都为我做事,我才是最大的官。”

    江西“葛佬”此次资金被骗落难,这家企业的前程和童国雄的个人命运堪忧,企业几千名员工和葛农们的生存困境也不知该如何安置?
 

 

葛农和员工频频上访
 

    在中央释放信号保护民营企业发展的今天,各地政府部门正在加大力度营造良好的政商环境,江西“葛佬”公司上下和葛农们翘首以盼能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怀、声援、帮助和拯救,合力维护民企的合法权益。

    相关阅读
    京津冀一体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