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红女星奚望:妈妈是茹萍 继父是刘之冰

来源:网易 2021-09-10 21:06

继女与继父大多难以相处,有的水火不容,甚至家庭为之破裂。但当红女星奚望却视继父刘之冰视为亲生父亲,彼此情同父女。这对继女继父之间,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催泪故事?

阻挠继女学表演,亲密父女疏远了

2010年3月,奚望即将高中毕业,准备报考专业艺术类院校的表演系。她将想法告知妈妈,茹萍反问:“你不是一直想学编导专业吗?怎么突然想起学表演了?”“还不是受你的遗传影响,我越来越对表演感兴趣了。”奚望笑着解释。茹萍拍了几十年戏,深知演员风光背后的艰辛,粗暴打断女儿:“你可以报考其他任何专业,唯独不能学表演。”“我成年了,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未来!”奚望脸一沉,与妈妈发生争执。

刘之冰从单位回来后,茹萍唠叨着诉说纠结,希望丈夫帮自己做通女儿的工作。刘之冰安慰妻子:“我与你的想法一样,也希望女儿将来找份白领工作,过正常安稳生活。你别急,我与孩子好好谈谈。”吃过晚饭,刘之冰掰开揉碎地与继女交心。他如实讲述了拍戏的艰辛,及当演员的被动和焦虑,劝她打消演员梦。奚望说:“爸,你说的这些我都有所耳闻,但有心理准备。你平时对我挺好的,我也很敬重你,这件事我却要自己做主。”继女将话说到了这份上,刘之冰沉默良久,说:“我先摸摸底,只有过了我这一关,你才有资格报考表演系。”奚望犹豫着答应了……


奚望

奚望1992年出生于杭州,母亲茹萍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是杭州话剧团的国家一级演员。父亲奚天鹰是著名画家,曾担任浙江美术出版社社长。他比茹萍大18岁,因年龄及性格差异,两人的婚姻仅维持了5年。离婚后,茹萍与奚望相依为命。

1997年,茹萍在东北拍摄电视剧《一路风雨一世情》时,与著名演员刘之冰因戏生情。他大茹萍3岁,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当家小生。刘之冰也有过一次失败婚姻,儿子刘思博跟随他生活。1998年10月,刘之冰带着儿子南下杭州,与茹萍母女买房组建家庭。第一次见继父,奚望就小大人一样说:“我把妈妈托付给你了,你要对她好。”刘之冰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聪慧可爱的小继女。

带着儿女再婚,家庭关系格外复杂,很多夫妻原本相爱,最终却让孩子将婚姻搅散了。刘之冰颇具生活智慧,对儿子和继女不偏不倚,做到一碗水端平。受丈夫感染,茹萍也将刘思博当亲生儿子呵护。父母的恩爱和谐,潜移默化影响着奚望和刘思博。两人虽无血缘关系,却情同兄妹。奚望比刘思博小100天,亲切地叫他“哥哥”。


刘之冰与如萍

当时刘之冰夫妇才30出头,有意再孕育一个共同的宝宝。奚望和哥哥知道后,联手给父母写了一封信:“爸爸妈妈,我俩就是你们的亲生儿女。要是你们再生孩子,花在我们身上的精力会越来越少,到时我们感受不到幸福,你们心里也不好受。”刘之冰拿着孩子的信,向妻子脑补一副画面:“老婆,不好了,我的儿子和你的女儿在欺负咱们的孩子。”茹萍被丈夫的幽默逗笑了,夫妇俩打消了再生孩子的念头。

刘之冰人品艺品俱佳,与茹萍再婚后事业节节攀升,主演了《惊天动地》《南下》《海鲨一号》等众多佳作,荣膺过中国电影“华表奖”优秀男演员奖、全国德艺双馨电视工作者等殊荣。2008年秋天,刘之冰调入北京八一电影制片厂工作,举家跟着他迁往京城。此时 ,奚望已跟着继父生活了10年。漫长的10年里,刘之冰的责任、担当、慈爱,温暖唯美了她的童年、少年时光,父女俩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一家人去外面,奚望不自觉就会挽着继父的胳膊,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亲生父女。孰料在报考表演系这件事上,父女俩有了分歧和隔阂……

见继父的态度有所松动,奚望问:“爸,你打算怎样考我啊?”刘之冰说:“给你一周时间,你准备个小品。”“没问题。”奚望脸上终露笑容。


奚望

身高1.68米的奚望,天生丽质,亭亭玉立,从小学钢琴、绘画,浑身散发着文艺气息。此后每天放学回家,她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对照视频排练小品。反复锤炼30多遍后,她甚为满意,便在继父面前表演。让她郁闷的是,刘之冰颇不满意,挑了一串毛病。奚望一一改正后再次表演,但他又指出新的毛病。一个星期之内,奚望来来回回表演了10遍,刘之冰还是摇摇头:“你不适合做演员,还是当编导比较好。”奚望眼里涌满委屈的泪水……

女儿对表演的执着,触动了茹萍。她悄悄对丈夫说:“奚望还是有表演天赋的,我觉得小品差不多了。”刘之冰回答妻子:“我也看出来了,就是故意给她设置障碍,打消她学表演的念头。”继父与母亲在卧室里的对话,清晰传到了奚望耳朵里,她误会了刘之冰的良苦用心,心里陡然生出疙瘩。曾经亲密的父女关系,从此蒙上了一层阴影。

既然继父暗中阻挠,奚望决定绕开这个钉子。2010年4月,她没与双亲商量,毅然报考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刘之冰得知后,严肃地说:“你要一意孤行,路就全靠你自己走。我和你妈从没求过人,也不会为你去找关系。”奚望回怼:“我压根就没想过要你们帮忙,考不上我认了。”

接下来的日子,奚望独自去中戏参加专业考试。她出众的表演天赋,及良好的形象气质,在数千名考生中脱颖而出,顺利通过了一试二试三试。本来文化成绩就占优的奚望,最终如愿被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录取。刘之冰夫妇无话可说,不再为此纠结。


奚望与哥哥刘思博

就在奚望接到录取通知书不久,刘思博也收到了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的录取通知。刘之冰同样不赞成儿子当演员,刘思博也是瞒着父亲和继母报考的。刘之冰苦笑着对妻子说:“现在的孩子主意大着呢,事关人生走向的决定,也不与父母商量。”茹萍开导丈夫:“两个孩子凭实力考上了名校,没让父母操心,我们应该高兴呀。”刘之冰释然了。

当时奚望正处叛逆的青春期,特别反感别人说她是“星二代”。在师生面前,她从不提继父和妈妈的名字,将出身紧紧隐瞒。有时同学问起来,她谎称父母都在贸易公司上班。但入学两个月后,大家还是知道了她是大明星刘之冰和茹萍的女儿。于是有人猜测,奚望为何对出身讳莫如深?肯定是靠父母搞关系进来的,不好意思说。渐渐地,这些议论传到了奚望的耳朵里,这让她对父母的反感又添上了重重一笔。明明父母没帮忙,自己却背了黑锅,奚望赌气与继父和母亲疏远了……

女儿的执着感动继父,隔阂化解父女情深

奚望入学后,刘之冰对妻子说:“我想通了,就让两个孩子自由发展吧。这段时间我对奚望有些严苛,但愿她别放在心里。”茹萍回答:“怎么会呢?奚望是个善良懂爱的孩子,会理解你的苦心。”但女儿双休日回家,茹萍还是教育她:“刘爸爸是千里挑一的好继父,我们能与他成为一家人,是上天的眷顾。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奚望低头刷手机,“嗯嗯啊啊”地应付妈妈。


刘之冰与茹萍

因刘思博报考表演系没与父母通气,蒙在鼓里的刘之冰自然没给儿子设置障碍。这给奚望带来了错觉,认为关键时刻,刘之冰将儿子和继女分得很清,此前他对自己的好都是伪装的。在这种心理支配下,奚望与继父的隔阂又深了一层,与刘之冰明显疏远了。双休日从学校回家,除了吃饭,她躲在自己房间不出来,避免与继父打照面。与刘之冰说话,她开始用“您”“请”“谢谢”等字眼,语气里透着生分和客套。刘之冰别有滋味在心头。

担心儿子进入大学后放松学业,刘之冰与刘思博的班主任取得了联系,随时掌握动向。在他心目中,两个孩子同等重要同样亲,要求奚望也将班主任的电话提供给他。奚望冷冷地说:“没这个必要。我考学靠自己本事,别人还妄加猜测。你要是频繁和班主任联系,更会授人口舌。”刘之冰一脸尴尬。茹萍觉得女儿有些过分,板着脸要训斥。刘之冰将妻子拉进书房,耐心说:“在女儿考学这件事上,我是有些严苛了。她还是个孩子,一时想不通也情有可原,别再去伤害她了。我是长辈,不会与她计较,会给她足够的成长空间。”听了这番肺腑之言,茹萍眼睛湿润了。

2011年1月6日,突然下了一场大雪。刘之冰给儿子送完棉衣后,又去给女儿送羊毛衫。奚望却不让继父进学校,约好在中戏外面的立交桥下见面。因停车不方便,刘之冰踏着积雪走了20多分钟,才到达约定地点。往回走时天又降雪,冰凉雪花落满他一头一身,到家后感冒了。茹萍一边给丈夫熬姜汤驱寒,一边问:“你身体素质一向不错,怎么就感冒了?”刘之冰如实讲述了送衣服的经过。茹萍觉得女儿太不懂事,立即给她打电话,狠狠将奚望尅了一顿。奚望迁怒于继父,认为他在妈妈面前打小报告,与他隔膜愈深……


奚望《美丽的谎言》剧照

这年10月,电视剧《美丽谎言》剧组去中戏选演员,导演一眼相中了气质优雅、清丽脱俗的奚望。刚上大二的她首次触电,就在戏中扮演女主角“孙子平”。进入剧组后,奚望才得知,继父刘之冰是该剧的男一号。巧合的是,奚望在戏里又扮演他的继女。戏刚拍不久,剧组就有人在背后议论,说奚望是靠刘之冰的关系进来的。明明自己是靠实力被选中的,与继父没一毛钱关系,却要无端承受烦恼和非议,奚望的好心情降到冰点。她无处发泄郁闷,以对刘之冰的冷漠,来表达自己无声的抗议。

尽管如此,奚望公私分明,不将个人恩怨带到戏里。与继父演对手戏时,她亲切地叫他“爸爸”,将一个个桥段演绎得温馨动人。然而下了戏,奚望对继父冷若冰霜。刘之冰能体会到继女承受的压力,不久剧组聚餐时,他当众澄清事实:“我是剧组最后一个确定的演员,来到这里,才知道奚望也参演了这部戏。她竞争到这个角色,跟我没丁点关系。”此后议论平息下来了。奚望内心生出一丝暖意……

那时,奚望特别害怕别人将她与妈妈和继父牵扯在一起。他们像两棵大树,给自己投下的是阴影。她表现好,别人会说应该的,因为她有大明星妈妈和继父。她哪方面做得稍不到位,又有人嗤之以鼻:“大明星的女儿也不过如此。”而且,她靠自己的努力接了什么戏,别人也会想当然地以为,是继父和妈妈给她帮的忙……这一切,让奚望烦恼丛生。为显示自己的独立,她刻意与妈妈和继父划清界限。此后,奚望不再与茹萍在公共场合露面,手机里做屏保的全家福,也被她撤下来了。对刘之冰,她更是避之不及。以前与人交流,她会骄傲地说到继父刘之冰,而现在她只说自己的亲生父亲奚天鹰。这让刘之冰心里酸酸的:自己给予奚望十多年父爱,在她心中却没有位置,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眶。然而,他转念一想:奚望还是个孩子,正处在成长的过程中,心理还不成熟,作为父亲不应与她计较。刘之冰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依然像从前那样呵护、关注继女,默默让父爱阳光照耀她……


奚望《食来运转》剧照

2013年春天,奚望又凭自己的实力,争取到了电视剧《食来孕转》中的女主角。根据剧情需要,她要在短时间内增肥15斤。于是奚望强迫自己暴饮暴食,一天吃6顿饭,撑得胃生疼。谁知20天后,她又要减去14斤,便一天只吃两顿饭,且晚餐只吃一只苹果、一根香蕉,经常半夜饿醒。快速增肥减肥,对身体伤害极大,奚望的生物钟被彻底打乱了。拍完戏回家,她脸色蜡黄,精神萎靡。茹萍心疼得落泪了,奚望却反过来安慰妈妈:“我要是连这点苦都不能吃,以后还怎么拍戏?只要能将角色塑造完美,我不在乎增肥减肥。”

奚望对演艺事业的执着和痴迷,震撼了刘之冰。他与妻子也是“戏痴”,仿佛从继女身上看到了他们夫妇的影子。刘之冰终于明白,奚望的确是演戏这块料。当初自己人为设障,给她带来了难以化解的心结,以致曾经亲密无间的父女关系冰封雪冬。现在是消除疙瘩的时候了!

奚望在书房里看书时,刘之冰走了进去,与她进行了一番推心置腹的长谈。他诚恳地讲述了当初反对她进演艺圈的苦衷,及现在对她的欣赏,并自我检讨:“爸爸还称不上是合格的家长,不会因材施教培养你。你在成长,爸爸也要成长。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你,一切尊重你的内心。”


奚望与妈妈

继父的态度是那样真诚,言辞是那样恳切,奚望眼里涌泪。泪眼模糊中,一幕幕美好往事汹涌而来:小时候自己学钢琴、绘画,继父只要不外出拍戏,就风雨无阻地接送自己;好几次妈妈在外地剧组,自己三更半夜发高烧,继父冒雨驾车送自己去医院,一折腾就到了天明。妈妈与爸爸刚分开时,自己对亲生父亲有抵触情绪。父亲来探望时,自己不肯见面。继父便暖心开导:“你身体里流淌着奚爸爸的血,他给予你生命,这份恩情比天大。你是我的女儿,也永远是奚爸爸的女儿。”说完,继父将自己送过去与亲生父亲团聚。正是继父的豁达、慈爱,融洽了自己与亲生父亲的感情,才让自己这些年一直享受双重父爱。

往事并不如烟,点点滴滴将奚望内心的疙瘩融化。想到过分的敏感和倔强,给继父带来了伤害和烦恼,奚望愧疚自责。她哽咽着说:“爸爸,女儿不懂事,那些说过的话,做过的事,你别往心里去。”刘之冰大度一笑:“你是晚辈,是我最爱的女儿,那些不快不会在我心里留下印记。”奚望像从前一样挽了下继父的胳膊,心中的沟沟壑壑被彻底抚平了……

继女也是小棉袄,双双闪耀父女双赢

2014年6月,奚望以优异成绩从中戏毕业了。因高校连年扩招,很多综合性艺术院校都开设了表演艺术班,演员处于严重饱和状态。很多科班出身的演员长期在家待业,一个小角色经常是数百人争抢。奚望大学期间就演过女主角,起点高,但为了让她快速成长,刘之冰有意帮她荐戏。奚望却婉拒了:“爸,路要自己走,饭要自己吃,我不希望别人说我靠父母上位。”刘之冰称赞女儿有骨气。


奚望

与众多刚毕业的普通演员一样,奚望也四处奔波,向一家家剧组递简历。她演技颜值俱佳,平时又酷爱读书,整个人散发出“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优雅。出众的自身条件,低调谦逊的处世,为她迎来了机会。短短3年,奚望就主演了《于无声处》《我娶了花木兰》《好汉》等多部影视剧,深受影迷喜爱。

然而,因奚望过于低调,不喜欢包装宣传自己,始终处于戏红人不红的境地。见一些同行,为了提携自己的演员子女,抓住一切机会让他们出镜,刘之冰也有些心动。2017年6月,刘之冰和茹萍应邀去北京电视台录节目。栏目组得知他与奚望情同亲生父女,主动让他们带奚望出镜。刘之冰将此事告知继女,孰料奚望明确拒绝了:“爸,我不希望自己生活在你和妈妈的光环下,谢谢电视台的好意,这次我就不去了。以后当我足够强大时,再与你们一起录节目。”刘之冰理解继女的倔强,没有勉强。

奚望虽未出镜,但特意给节目组写了一封信,感谢爸爸20多年来对自己的呵护培养。节目录制到一半时,主持人当场朗读奚望的信:“爸爸,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幸福和谐的家。我虽不是你亲生的,你却视如己出。20多年来,我一直享受阳光般的父爱,生活是快乐幸福的。我长大了,你却一天天老去。你为这个家操碎了心,看着你两鬓的白发,女儿就莫名地心疼……”继女的内心独白,让一向坚强的刘之冰泪洒节目现场……


刘之冰剧照

回首过往,每当自己的人生陷入困境时,继父总是挺身而出,给自己遮风挡雨。在奚望心目中,刘之冰就是一棵参天大树,给予她的爱比亲生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爱只有以爱来回馈。现在自己成年了,有能力回报继父了,奚望乐做他的贴心小棉袄。因常年操劳,刘之冰两鬓的头发白了。奚望买回染发膏送给继父,帮他将头发染得乌黑油亮。她给继父送剃须刀、运动鞋、体恤衫,将刘之冰打扮得年轻时尚。奚望有着新潮的审美理念,刘之冰留什么发型,西服搭配什么领带,西裤配哪种颜色的皮鞋,她都要给出意见。刘之冰亲切地称继女是自己的“仪表顾问”。 他经常对外说:“奚望是我的女儿,思博是茹萍的儿子。”话里却满是自豪。

刘之冰不忍独占继女的爱,常提醒她:“你对我好,也要对亲生父亲和继母好,否则我心里不安。”奚望回答:“爸,我知道。你的行为就是一面镜子,让我知道了该怎么做女儿。”奚望经常给亲生父亲打问候电话,年节时赶回杭州看望父亲和继母。要是时间紧去不了,奚望就给他们寄礼物。奚天鹰内心温暖如火,感谢刘之冰给自己培养了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儿……

奚望回馈继父的,远不止这些。母亲与继父发生摩擦时,她热心充当润滑剂。茹萍是十足的马大哈,钱包、手机经常丢,开门后钥匙插在锁孔里忘记拔出来。她永远不记得刘之冰父子的确切生日。平时在家里做菜,不是忘记了放盐就是放多了鸡精,常常将丈夫急得喉咙冒烟。


茹萍与刘之冰

2018年7月,夫妻俩应邀去外地演出。到达机场时,茹萍却发现自己没有带身份证。刘之冰只得唠叨着与妻子回家取,结果误机了,无奈改签航班。演出回家后,刘之冰还是难以释怀,批评妻子以后绝不能再出现这种事。茹萍烦了,与丈夫争执起来。茹萍开导妈妈:“爸爸的话有道理,有些毛病你得改改,以后在生活中细心点。”接着,奚望又对刘之冰说:“爸,你们都是20多年的老夫老妻了,以后多提醒包容妈妈吧。”有这么懂事的女儿,刘之冰与茹萍心是热的。此后茹萍努力改变自己,刘之冰对妻子愈加宽容,夫妻俩不再出现小摩擦。

温馨和谐的父女关系,成了彼此事业的催化剂。这些年,奚望主演了《天下无毒》《少侠》《决战江南》等众多热播戏,在演艺圈声名鹊起。刘之冰也为亿万观众奉献了《彝海结盟》《掩不住的阳光》等众多佳作,事业持续辉煌。父女俩犹如天空的星辰,共同闪耀在演艺圈。

2019年1月,建国70周年献礼片、长篇电视剧《特赦1959》,在安徽芜湖开机。奚望出演女一号“梁冬芳”,刘之冰扮演男主角“罗瑞卿”,父女俩一同从北京赶往剧组。当时芜湖天寒地冻,阴冷潮湿。奚望给继父准备了加厚的棉鞋和耳罩,坚持每天早起给他打早餐。奚望酷爱读书,拍摄间隙,她不打麻将,不泡吧,宅在房间里读书。刘之冰不时会给女儿送两个苹果或几根香蕉,提醒她劳逸结合。彼此的感情胜过亲生父女,一时在剧组传为美谈。


奚望《特赦1959》剧照

7月,该剧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热播后,10月又在天津、山东等卫视重播,均创下了收视新高。奚望靓丽的外形,精湛的演技,得到了影迷的喜爱,她终于成长为著名的当红女星。刘思博也成为演艺圈的当红小生,在《刘伯承元帅》《烈火军校》等影视剧中有过精彩出演。一家四口都是知名演员,这在演艺圈绝无仅有。

如今奚望不仅事业辉煌,还收获温暖如火的亲情。刘之冰在经历情感沧桑后,拥有幸福的重组家庭和贴心继女,这是父女俩的双赢!

    相关阅读
    京津冀一体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