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仙逝:射雕英雄成绝响 人间自此无大侠

来源:新浪 2018-10-31 01:17

      原标题:金庸仙逝:射雕英雄成绝响,人间自此无大侠

  来源:周到上海APP

  作者:孙立梅

  著名武侠小说家金庸,于2018年10月30日在香港去世,享年94岁。

  在1996年的专辑《青春无悔》的文案里,高晓松曾写过这么一句——

  再也没有了独行万里为曾允朋友一诺的男人。

  再也没有了“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的女子。

  雄鹰只在电视里飞翔,豪侠仅存于酒后的呓语。

  利剑悬于博物馆,即使你拥有了它,又能刺穿什么?

  跟高晓松一样,在太多读者心中,我们确曾见识过那样的男人,他们叫乔峰,叫令狐冲,或者叫靖哥哥;我们确曾怜惜过那样的女子,她们叫蓉儿,叫小龙女,或者叫程灵素。

  我们确曾进入过一个快意恩仇、汪洋恣肆的世界。

  而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之一,就是金庸。

  小说中的靖哥哥和蓉儿,永恒性的青丝如墨,笑靥如花。而小说之外的金庸本人,已经完成了生命最后的挂刀。

  正所谓——

  飞雪连天,塞上牛羊空许约。

  笑书神侠,烛畔鬓云有旧盟。

图片|视觉中国图片|视觉中国

  金庸小说发端于中国香港,但畅销于全世界的华人圈。上世纪80年代初期,当内地读者贫瘠的文化娱乐生活中只有一台小黑白电视机的时候,金庸小说悄然进入内地。

  那些简陋伧俗的盗版书给我们带来的冲击,就像一道道绚丽的闪电划过夜空,为我们开启了一个奇丽壮观的新世界。

  通过金庸,我们初识壮志豪情和快意恩仇:乔峰带领燕云十八骑勇闯少室山,奔腾如虎风烟举;胡一刀和苗人凤惺惺相惜,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我;刘正风满门被灭,依然与魔教知己曲洋合奏一曲《笑傲江湖》……

黄日华版乔峰黄日华版乔峰

  通过金庸,我们体会男女情爱的执着和无奈:华筝与郭靖在漠北青梅竹马,郭靖却爱上了江南女子黄蓉;杨过苦等小龙女十六年,身后一串姑娘都跟着误了终身;令狐冲那么爱惜小师妹,岳灵珊却选了复仇分子林平之……

古天乐、李若彤版杨过、小龙女古天乐、李若彤版杨过、小龙女

  我们感慨命运无常和造化弄人:段誉一心只想当个花花公子、跟姐姐妹妹们混日子,后来却当起了大理国皇帝,挑起了大伯的重担;虚竹一心只想在少林寺当个小和尚,却阴差阳错成了灵鹫宫主人和西夏驸马,还有个住持爹和恶人娘;而心心念念想当皇帝的慕容复,机关算尽,却落得疯疯癫癫在村落里被小孩子讥笑的下场……

陈浩民版段誉陈浩民版段誉

  我们心仪那些美丽而神奇的招式:黄药师的“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洪七的“降龙十八掌”,杨过的“黯然销魂掌”,段誉的“凌波微步”……

  我们拜服那些美丽而神奇的人物:少林寺的扫地僧、“剑魔”独孤求败、隐居华山的风清扬……

  我们向往那些美丽而神奇的地方:从塞北到江南,从西域到东海,桃花岛、百花谷、绿竹巷、曼陀山庄……

  我们品味那些神奇而美丽的文化: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阴阳八卦、药石病理、奇门遁甲……

  金庸,以及同时期进入内地的古龙、梁羽生等,这些曾被当时的家长认定“不是什么正经书”的读本,却让我们读得神魂颠倒,血脉偾张。

  在那个被高晓松歌中一再怀念的“白衣飘飘的年代”,金庸小说为我们提供了不同于以往、超离于现实、更理想化的、自成一体的文化想象空间和话语体系。它与我们当时身处的信息闭塞的现实世界是如此不同,它完全满足了我们“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期待。

  在这个空间里,黑白是分明的,恩怨是两清的;正义最终是得到伸张的,邪恶最终是受到制裁的;深情是被怜惜的,而无情是被悲悯的;命运是曲折的,但光明和希望,是一定会存在的。

  对一个读者,尤其是少年读者来说,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重要、更具吸引力的呢?

  跟另一位武侠小说大家古龙单刀直入的做派不同,金庸最擅长的,是娓娓道来式的“英雄成长史”。最典型的就是郭靖,一个没有天分、但有志气和善心的傻小子辛苦学武,并且因为他的勤奋和善良,获得种种机缘巧合,最终成为一代宗师。

这样的人物和故事设置,可以说,吻合了每一个社会阶段的主流价值观。这样的人物和故事设置,可以说,吻合了每一个社会阶段的主流价值观。

  对大多数人来说,我们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一个没有天分、但(自认为)愿意勤奋和善良的普通人。我们的榜样在哪里?就是郭靖这样的。

  如果用当下的电视综艺节目来做形容,古龙小说是《歌手》或《最强大脑》,楚留香一出场就是风流倜傥的江湖香帅,他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普通人等简直只能羡慕嫉妒却都不好意思恨他;而金庸则是《快乐女声》或《达人秀》,郭靖杨过跟李宇春、张靓颖们一样,都是我们看着长起来的草根小孩,让我们看到了生活中充满更多积极的可能性。

图片|视觉中国图片|视觉中国

      金庸小说,是传奇式的“活着”,是武侠版的“光荣与梦想”。

  直至今日,作为中国武侠小说创作的高峰,金庸小说传达的那些信息,依然鲜活地存在于我们的精神世界当中。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行侠仗义”的侠义精神,“笑傲江湖载酒行”的侠客气质,倾盖如故的知交,同生共死的情侣,无不令人心向往之。

  这一根植于中国人心灵深处的文化内核和精神期待,正是今天以及以后我们还会谈论、还会继续热爱金庸的理由——无论你有没有看过他的小说,你都抗拒不了这样的精神底色。这种民族的、传统的、文化的召唤。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我们都在时间的浪涛中,汹涌前行。

  大浪淘金,侠义不死。

    京津冀一体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