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大败局背后:郭德英、祝芳浩、罗忠生都不行

来源:铅笔道 2018-11-27 22:01

铅笔道 专栏作者 | 龚进辉

曾经风光一时的酷派,如今已经全线溃败,国内手机主流市场已经没有了它的一席之地。可以说,酷派“大败局”的根源在于“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

在华米OV发新机抢占暑期市场之际,去年高调回归中国的夏普手机却基本凉了。不仅官微全部清空,而且操盘手罗忠生也调岗,微博认证改为“资深通信人士 数码博主”。

去年8月全面屏大战兴起之初,夏普手机以“全面屏鼻祖”的身份高调回归,推出第29款全面屏手机——AQUOS S2,销售近1年,售价从最初的2499元一路降到现在的1099元,接近腰斩,在京东平台只收获5.7万个评价,销量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

因此,如果夏普手机无奈退出中国市场,我一点也不奇怪,毕竟富士康真的不擅长做消费者品牌,夏普手机(被富士康收购之前属于日本品牌)也无法像其他洋品牌一样贩卖情怀。尽管夏普手机在中国市场惨败使罗忠生“下课”,但他并未离开富士康,而是转向探索工业物联网。

翻开罗忠生的履历,你会发现他在加盟富士康之前,曾先后在中兴、酷派担任要职,2013年以副总裁身份加入酷派,负责酷派海外业务,是一名十足的手机行业老兵。遗憾的是,凭借丰富的操盘经验和敏锐的市场洞察力,罗忠生未能带领夏普手机在中国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相反存在感极低,让人大跌眼镜。

事实上,不光是罗忠生做机不行,这届酷派系高管做机都不行。他们的经历和所处环境各不相同,但结果惊人一致:惨败,要么品牌歇菜要么被撤换。

郭德英吹嘘“非苹果,即酷派”

2015年12月,酷派前董事长郭德英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放出豪言,称未来酷派将以安全为切入口,以“非苹果,即酷派”为企业发展的长期目标和愿景,估计同场论剑的小米掌门人雷军内心闪过无数个呵呵。

当时,酷派刚从“3酷大战”中抽身出来,投入乐视的怀抱,希望借助乐视的资源和互联网经验,能够成功转型、走出困境。回过头看,尽管郭德英是酷派创始人,但他并不具备企业家精神,在酷派危难之际引入乐视,不是真心想扭转酷派颓势,而是一心想着如何利益最大化,把野心勃勃的贾跃亭当成酷派接盘侠。

2015年12月是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往前推半年,乐视网耗资21.8亿元入股酷派,占股18%,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郭德英持股减至20.3%,不再为控股股东。往后推半年,乐视网斥资9亿再获得11%股份,总股份占比达到28.90%,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郭德英持股由20.23%降至9.23%,不再为单一最大股东。

不得不说,郭德英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好,两次都选择在高位套现,过上逍遥快乐的退休生活,从此酷派死活与他无关。因此,他本质上是个精致利己主义者,而不是企业家。或许,郭德英曾想过出手拯救酷派,但谷底反弹谈何容易?时间成本和资金投入必不可少,且未必能达到预期效果,还不如套现离场来得实在。只可惜,一向坑人的贾跃亭在入股酷派一役上栽跟头,这桩生意亏惨了。

李旺成“短命”一把手

李旺曾任酷派常务副总裁,主抓供应链管理。2015年6月,其被任命为奇酷科技(360手机前身)总裁,负责公司整体事务,半年后调任360副总裁,负责公司战略合作相关工作,向360 CEO周鸿祎汇报。界面曾报道,李旺是明升暗降,接近奇酷科技高层的人士透露,“绝大部分原因还是老周认为李旺的策略有误,没达到老周的要求。”

由于李旺在奇酷科技任职时间不长,他只有两件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一是“3酷大战”期间他两不相帮,仅从奇酷科技利益出发,希望两大股东能够友好协商、化解分歧。360与酷派和解后,李旺强调奇酷科技将独立运营,360和酷派不会再撕逼。

二是双11鼓吹“花旗小妹”,2015年双11,奇酷科技全网总销量达160521台,其中天猫销量排行第四、销售额排行第五,这对于成立不到3个月的新品牌而言实属不易,但放在整个手机行业极不起眼,彼时小米与荣耀杀红眼,出货量均达到百万级。“花旗小妹时代的开启,意味着手机行业更加强调用户体验,更加重视用户与厂商的沟通,也更加突出产品的重要性。”李旺说道。

明眼人都看得出,“花旗小妹”是奇酷科技自己造的词,以此来突出自身行业地位,尽管李旺不会承认。以奇酷科技当时的实力,显然无法与华为、小米、魅族并列,“花旗小妹”是赤裸裸的抬高自己,与金立自我标榜的“金华OV”如出一辙,感动自我却应者寥寥。

尽管周鸿祎对李旺具体哪方面不满不得而知,但由于其在奇酷科技总裁任上只有短短半年,基本上拿不出可圈可点的成绩。如果给予其充足时间能否大有可为,我看也未必。

ivvi被李斌接手1年后凉了

李斌与李旺一样,同为酷派常务副总裁,2014年下半年酷派一分为三(酷派、大神、ivvi)后,他接替郭德英担任酷派总裁,并与酷派高级副总裁张光强联手操盘ivvi。

ivvi从2014年11月成立到2017年底黯然倒闭,不过短短3年光景,前2年更多由张光强站在一线打拼,李斌在幕后坐镇。2016年12月,出于优化公司业绩和清洗酷派老臣的需要,贾跃亭亲信刘江峰治下的酷派将ivvi打包卖给超多维,后者长期深耕视觉科技领域。

李斌独自操盘ivvi仅1年便被市场淘汰出局,“功力”真是了不得。在我看来,ivvi之所以在他接手后迅速倒下,除了个人能力有限,还与裸眼3D产业不成熟有关。李斌执掌ivvi 1年下来,最重要的一款产品是K5,这是寻求差异化竞争的路径不假,但用户接受度、内容建设都处于起步阶段,起量尤为困难。

如今,ivvi退出市场舞台已是不争的事实,作为企业一把手,李斌都该为ivvi走到这般田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管他承不承认自己能力不行。

祝芳浩让360手机大幅亏损

从2015年12月接替李旺到2016年10月底被免职,祝芳浩在360手机总裁位置上坐了不到11个月,只比“短命”一把手李旺要好一点。他曾操盘过酷派互联网品牌大神,创造了年销售1000万台、100亿销售额的骄人战绩,在李旺调岗后,成为执掌聚焦线上的360手机的不二人选。

在任11个月,祝芳浩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将奇酷和大神统一为360手机品牌,并确定F、N、Q三大产品系列,原因在于多品牌运营会导致奇酷、大神和360用户产生很多困扰;二是疯狂开发布会推新品,为了提升知名度,360手机效仿小米互联网营销和高性价比打法,一年内发布8款新机,F系列推出高低配F4,N系列推出N4、N4S、N4A,360N4A,Q系列推出Q5、Q5 Plus。

如果说第一件事是集中有限资源办正事,那第二件事则备受吐槽,原因在于使360手机陷入低端走量、高端卖不动的尴尬局面,财务亏损不容乐观,这也是祝芳浩下台的导火索。他曾承认2016年360手机比较激进,“整个产品性价比非常高,现在盈利还比较困难,之后要逐渐做到盈亏平衡。”祝芳浩的继任者李开新曾直言,这样亏损我看着都很吓人。

除了吓人的亏损,理工男祝芳浩不擅长营销和公关也是走人的原因之一。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早上9点,周鸿祎在教祝芳浩怎么发微博,直到晚上8点,这条微博才发出去,祝芳浩长出一口气。”另外,他为了推广360手机的安全性,竟然在微博上说想送徐玉玉一部,后者因诈骗电话骗走大学学费而不幸郁结离世,让360手机公关团队捏把冷汗。

张光强操盘YOTA 3半年销量不到2万台

从2014年11月至今,张光强先后操盘ivvi、YOTA各两年,成绩相当“感人”,为不少苦逼做机的厂商增添了些许自信。执掌ivvi期间,他的两个细节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一是不高明的营销沦为笑柄,2016年4月,张光强在i3发布会上模仿宋仲基,原本想吊威亚帅气出场,结果威亚在半途中出现故障,出尽洋相使他“一战成名”,只不过名声以负面为主,连累ivvi品牌形象。二是对乐视态度的180度大转弯,从三番两次向乐视表忠心到对乐视避之唯恐不及。

鲜为人知的是,在ivvi卖给超多维前1个月,张光强便已加盟YOTA,其从ivvi跳到YOTA,不是因为新东家待遇优厚且大有可为,而是因执掌ivvi业绩太差而无奈去职。不过,他来到YOTA后并非一帆风顺,同样面临被市场边缘化的困境。

去年9月,YOTA 3正式发布,因低配高价而饱受诟病,加上营销推广跟不上,销量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据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YOTA 3于2017年10月开始发售,截至到2018年3月31日,总共销售不到1.73万部,与张光强在YOTA 3发布之初制定的几十万到100万台销售目标相差甚远。

如今,YOTA 3价格从最初的3699元一路降到现在的1499元,但用户还是不买账,京东平台上少得可怜的8400个评价便是最佳证明。能力不行的张光强还能带领YOTA走多远?估计只有他心里最清楚。我预测,YOTA像ivvi那样惨淡收场是大概率事件。

结语

不可否认,在运营商主导的时代,酷派曾风光无限,酷派系高管保持不错的战斗力,表现可圈可点。但从2014年开始,出于公司转型战略的需要,酷派系高管不再合力进击,而是分兵出击,面对对手的步步紧逼和市场的快速变化,他们能力提升总是慢半拍,不可避免落伍、翻身困难。如今,酷派系全线溃败,已成为“失败”的代名词,曾经的高管大多加入创业大潮,只有极少数仍坚守在手机行业。

编辑 | 丹丹

    相关阅读
    京津冀一体化新闻